禁止图书打折不是拯救实体书店的灵丹妙药

来源: 159彩票 时间:2019-12-02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建议国家为图书交易价格进行立法,遏制恶性竞争,禁止随意打折等不正当竞争行为。(3月8日《新京报网》)

  限制或者禁止图书打折,这样的建议不是第一次提出。2010,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、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、中国新华书店协会联合制定的《图书公平交易规则》规定“新书一年内不得打折销售,网上书店和会员制优惠销售不得低于定价的85%”,即大众口中的“新书限折令”;2016年,白岩松建议“新出版的图书在半年之内应该不低于8.5的折扣”。但限制或禁止图书打折的建议最终都不了了之,没有得到落实和有效执行,因为这是一个馊主意,得不到人们的支持。

  不管是网络书店,还是实体书店,要不要选择打折卖书,这属于书店的经营自主权,不能简单粗暴地侵犯和剥夺。而且,打折买东西,是基本的商业规则之一。在没有电商之前,实体书店也采取打折卖书的经营方式。以立法性质直接限制或禁止新书打折销售,直接干预书店的自主经营行为,违反了市场规律。

  从法律角度说,即便网络书店打起价格战,新书打折销售,但只要打折幅度没有低于购入新书的成本价,仍然有利润空间存在,那么就没有违反法律法规,属于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,就不能当成恶性竞争行为予以禁止。不能因为网络书店打折卖书有钱赚,实体书店打折卖书没钱赚,就认定网络书店打折卖书损害了实体书店的利益,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。因为《价格法》只是规定,经营者不得有“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,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,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,损害国家利益或者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”的不正当价格行为。

  网络书店打折卖书,实际上除了网络书店的经营成本比实体书店要低之外,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近年来,图书价格上涨过快,图书定价处于虚高状态,存在水分和泡沫。根据京开研究院图书市场年度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新出版的图书平均定价已涨到68.5元。面对如此定价之高的图书,即便是打折销售,很多上班族已经买不起;如果禁止新书打折销售,那么广大上班族更买不起新书,这反过来又会影响新书销量,进一步拉低新书销量。从这个角度说,新书打折销售,实质上是在挤掉新书定价中的水分和泡沫,要禁止图书随意打折先得拧干图书定价中的水分,让图书定价回归真实水平。

  事实上在电子阅读时代,实体书店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不再是网络书店,而是电子图,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阅读纸质书,而是用手机看电子书,并且这种趋势不可逆转。在这种情况下,拯救实体书店不能指望靠禁止打折这种有悖经济规律的手段,关键是实体书店要从读者体验角度下功夫,吸引读者回归实体书店。

159彩票,159彩票网